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一花一叶蝉,一树一怜惜

本站2019-07-0944人围观
简介 五月雨在南方进入夏天的第一个月开始落了下来,缓解了一波一波袭来的燥热。 那些树挣绿了枝叶,突然某日在枝头催出了淡粉的花苞,有些排齐整了,有些还羞达达的藏在叶下仅一蕊,而这些都让每天从

一花一叶蝉,一树一怜惜

  五月雨在南方进入夏天的第一个月开始落了下来,缓解了一波一波袭来的燥热。

那些树挣绿了枝叶,突然某日在枝头催出了淡粉的花苞,有些排齐整了,有些还羞达达的藏在叶下仅一蕊,而这些都让每天从树下走过的人们见到了,今天出了几朵,明天又见了一簇。   嫩绿的柳枝已完全遮住了河堤,还有一团团被修剪成半圆形的三角梅丛,桃红艳色了一岸。 小径两边的灌木丛也被修整过了,象排整了列兵站在两边,还有那些大树小树错落的高抬低就,让小城的绿色越来越浓。

  小树一天天见绿,一年年见长,大树却从初时移栽进来时的光景大不相同了,有的大树挺过了艰难的过渡期,收敛了野性抽出枝条发出了嫩芽,只是有点老树发嫩芽的怀柔,老大的一棵树却长了一身的细枝嫩叶,作为一种移栽后遗症吧,鸟儿是认可的了,盯着看了一眼便也立足叶稍。   有的渐渐枯萎了去,任多少的心疼或不舍得,它的树皮还是慢慢失去水分裂开直至完全脱离,“人怕伤心,树怕剥皮”,那些树慢慢枯去,尤如一颗心渐渐死去,那些枯了的梦呀,是不是又回到了生长的地方,箐水叮咚响,松鼠窜上窜下了的山林,十年树人,百年树木啊……  从河边小径走过,伐到了的枯木静静的躺在草地上,树桩再也够不到粗犷的树干,一丛黄菊花开得正是灿烂。 到下的大树旁一定是会长出鲜艳的花朵的,因为树将他的悲悯化作尘土输入花的种子,花开便是树生,树生便是花开,那么请不要再移走它,它会将又一个轮回的梦从鲜花中绽放,在木耳中倾听,而今世的她会从旁边走过,可以在树桩上歇一会,让长长的柔发在风中轻摆着。   坐在树干上,她会抬头看了看天空,在这个季节的凌晨天色已亮明了,但还可以看见半月弯,带着那种淡淡透明的记忆在半空中,不知道是来不及归落西山,还是对夜晚依依不舍的眷恋,还是等待着与阳光的又一次重逢,想将那些千山万水的奔向,日月星辰轮回的等待,在一刹那间重合,而那棵树是否前世的等待,她会迷离了一会儿。   突然是闻过一缕芳香,就知道是香花开了,她还是习惯将缅桂花喊作香花,只是有些诧意,只是五月而已它便有些开花了,她闻着香味找寻去,却见绿叶枝头已开始藏起只朵,白色的花瓣沾着雨滴散发着芳香。

在五月的时节里街头巷尾早就已经开始卖起了大朵的白色栀子花,香气也是袭人,只是还没见到有香花串子卖,闻香闻香。

  远山的树林有些松动了,发出了阵阵的呼啸,大树都进城了,那些山里的小树也都快长大了吧,树林里的香味也要开始弥漫了吧,那些知了花香、细蜜花香、草木清香等等。 她有些想那些山林了,小时候听啊公说过,他年青时家是住在深山里的,走路到现在居住的坝子要费一天的功夫,那时候寨子旁边百年老树很多,山里豹子老虎经常出没但很少伤人,两两保持着各自的活动范围,各取所需。   啊公当时跟你说过人比动物可怕多了,当时她太小不懂得什么意思,只听啊公说进寨子只有一条小路,也只有本地的人才知道山里有这样一个寨子,而强盗竟还能进山去抢东西,当时还有人进去抓壮丁,啊公说他的耳朵就是当年抓壮丁逃跑时被抢拴打聋的。 啊公当时一脸凝重的眼神她忘记了,现在想起突然的笑了起来,当时的强盗比穷人还穷呀,竟然跑到深山老林里去抢东西。   那条进山的小路你曾经走过,初中那会儿姨家就住在老寨子附近,绝大多数的农家都搬到离水田近的坝子居住了,山里仅只三户人家还住在那里,耕种着那几亩箐边的凉水田,放养着十多头黄牛,猪鸡也是养得很顺的,菜园子也长得正好。   门前屋后都是茂密的林子,林子里夏天会长满很多菌子,背个竹箩去采,专采那些特别好吃的菌子,一般的就看也不看,当时菌子在市场上是不会卖的,因为大家都会自己去树林里采来吃,只有木耳因为有人收购,会采来晒干了拿去卖那时候不懂得什么叫惬意,爱了那些山林。   初中每个假期她都愿意去姨家呆好多天,路虽然很远但从林中走过凉爽得很,路边还有很多好吃的野果子,夏天开始会有大串大串的野葡萄,酸酸的羊排果,多依果,酸甜的猴子盐袋果,还有野生的芒果,箐边的曼娘果,在半山上会有一片片的橄榄树,樱桃树,箐边的树林粗得要三四人才能合围,那时候就开始有人在山里伐木解板去卖了,不懂得什么是以木换路,只是看着被伐断的大树桩心里怪怪的。   慢慢的路通到了山里,大树一天天少了,箐水渐渐小了去,橄榄树的皮,各种药草有人来收购了,大树整棵整棵的有人来挖取了,樱桃树也一批批的进了城,山里寂静只有那个小树和草丛在轻叹,绿了的橄榄,红了的樱桃少了少了,遮天蔽日的大树忘了忘了,啊婆因找不到包饭的萝叶,坐在树桩上唠叨,啊公抬着锄头河东河西的张望,小孩子摸不到河里的鱼儿,捉了几个小蝌蚪放瓶子里摇呀摇。   小桥流水,林深花红,知了声声,走着想着,那些渐行渐远的早晨,越离越去的大树,她突然感觉到全身冒汗,一阵阵的眩晕,叹了一口气,拾起一朵花,找到一只蝉,摘下一片叶慢慢远了去……  作者:璨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