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回 速战速决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108人围观
简介 屈彩凤微微一笑:“什么事情?!”沐兰湘的秀眉微微一蹙,话到嘴边,她还是有一点点的犹豫,虽然现在跟屈彩凤已经情同姐妹,但要是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有了身孕的事情告诉她,屈彩凤会怎么想?会不会误会自己的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回 速战速决沧狼行最新章节

屈彩凤微微一笑:“什么事情?!”沐兰湘的秀眉微微一蹙,话到嘴边,她还是有一点点的犹豫,虽然现在跟屈彩凤已经情同姐妹,但要是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有了身孕的事情告诉她,屈彩凤会怎么想?会不会误会自己的意思是想让她离开大师兄呢?一想到这里,那个想要和最好的闺蜜分享自己即将作为母亲的喜悦之情的想法,又开始动摇了。

屈彩凤看到沐兰湘这副吞吞吐吐的样子,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想说徐林宗的事情呢?我和沧行刚刚离开武当一个月,他就出现了,而且又这样算路深远,处心积虑地夺取了武当掌门,这件事情换了谁也没有办法,妹妹不必为此而自责。 ”沐兰湘心中感叹,屈彩凤毕竟还是女汉子的性格,凡事大大咧咧,远没有林瑶仙那样心思缜密,善于观察,她还以为自己想说的是徐林宗夺位之事,想到这里,沐兰湘摇了摇头:“其实,其实徐师兄这样接掌了武当,也未必是坏事,江湖争霸,打打杀杀,我早就厌倦了,现在的我,既然已经卸下了这副担子,那正好可以和姐姐你,还有沧行离开江湖,去找回我们失去了太久的幸福时光。

”屈彩凤本能地点了点头,可是她的目光不经意地扫到了被抬到一边,堆成几个大堆的巫山派手下的尸体上,马上又变得双眼血红一片,咬牙切齿地说道:“妹子,这件事情我现在不能答应你,我的弟兄们全都被卑鄙无耻的偷袭所杀害,不管怎么说,这个仇一定要报。 我才能离开!”沐兰湘幽幽地叹了口气:“冤冤相报何时了?屈姐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恕我直言。

现在你的部众已经全部死去,就是连大师兄和他的黑龙会。 也是陷于极度的被动当中,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最需要考虑的,不是如何报仇,而是要想办法冲出去,只有留得了有用之身,才能谈未来。

”屈彩凤的嘴角勾了勾。 她不喜欢听这样的话,但是沐兰湘所言,却又是句句属实,在这个危难的时刻,理智是要战胜个人的情感,她点了点头,低声密道:“多谢妹妹提醒,你说得对,当务之急是摆脱现在的处境,现在内奸是谁还没打听出来。

到底是宗主所为还是皇帝指使,也不得而知,连仇人都搞不明白。

只冲着在前面打头阵的楚天舒和赫连霸,实在没什么必要,现在没有别的法子,只能希望沧行能顺利地战胜各派掌门,换取我们的安全撤离了。

”沐兰湘微微一笑,正要开口,却突然听到场中的气团之中,李沧行的清啸之声,响彻天地。 二女的脸色同时一变,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场地中央。

只见斩龙刀的红色刀气。 一下子暴涨,刚才还只是金枪战气和红色的天狼战气混合在一起。 半斤八两,而金红两色的气团中,赫连霸把一柄长枪拆成两只短矛,时而以判官笔法近身格斗,时而退到六七尺的距离又合成一杆长枪远程攻击,这个看起来粗鲁豪放的雄狮般的大汉,招数却又是精巧之极,就连以巧著称的峨眉派众多女侠,也都看得连连点头,赞叹不已。

若是换了寻常的顶尖高手,在赫连霸这样威猛霸道的枪法加上精巧细致的近身双枪相结合的攻击之下,早就崩溃后退了,可是李沧行的武功,这时候已经是匪夷所思,无论是远距离的如山枪影,还是近身的双槊点击,他只需单手把斩龙刀的长度或扩至四尺,以撩击枪刺,又或者是把斩龙刀缩成二尺短刀,对点穴双矛如封似闭,挡在近身的二尺天狼战气之外。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无快不破,所仗者也就是内力的强度和出手的速度,而这两样,他都占了上风,不仅天狼战气顶住了赫连霸的那一下喷血暴气,而且斩龙刀每每后发先至,比赫连霸的枪法又快了半分,打得赫连霸虽然狮吼连连,看起来威猛刚烈,但绝顶高手们都能看出,他这样的打法,既费力,又无法速攻得手,反而会加速地消耗自己的内力,败下阵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打了四百多招后,李沧行也已经完全看破了赫连霸的招式,他不想再这样以八成左右的内力周旋下去,后面还有至少四场的连场恶战,尤其是徐林宗的实力,如果他真的是那个在大报国寺里出现过的神秘杀手,那么光是对付他,就要消耗自己几乎全部的实力,更不用说还有个可能在暗中观察,一直没有出现的宗主呢,于是李沧行迅速地作出了一个决定:暴出全部实力,迅速打败赫连霸。

绝顶高手的内力与招数,随着心念一动就能迅速地暴发,甚至不需要象顶尖高手那样还要通过运气一周天,喘口气才能反击,李沧行现在的武功境界已经在绝顶之上,达到灭世的级别,这更是不在话下,舌绽春雷地一声狼啸,完全盖住了赫连霸刚才连连发出的狮子吼,让这位大漠兽王,也不禁脸色一变,须眉皆张。

赫连霸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刚才打了这么久,他已出全力,但李沧行却是有所保留,这一下李沧行的吼声,生生地能把他的吼叫声给逼回体内,让他的心中一阵阵的气血浮动,他当机立断,虚晃一枪,身形急速暴退,不管怎么说,先挡住李沧行这全力一击,才谈其他!李沧行的双眼变得一片血红,一个巨大的气团,从他的左肩部产生,迅速地游到了他的左手附近,他的左手迅速地划过斩龙刀的刀身,灼热的红气气团,被他催起天狼劲,生生地逼入到斩龙刀中。

原本清澈明亮,闪着蓝光的斩龙刀刀身,顿时变得一片血红,巨大的热浪如潮水般的向李沧行的体内迸发,就连十几丈外的各派弟子们,也能感觉到皮肤几乎要被融化,不自觉地纷纷后退,运起水系内功抵挡这热力,只有少数高手才能强睁着眼睛看到,李沧行的全身上下如同裹在一个巨大的火团中,变成一个炎流星,向着三丈外的赫连霸飞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