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牵着我的手,你会看见上帝

本站2019-07-19155人围观
简介 陈育新这个世俗的人的眼光中很漂亮的女性朋友的名字我已经忘记十几年了,在我刚博士毕业时我曾试图想记起,但想不起全名,只记得这个女性朋友姓陈,好象有个新字,后来我在中国生活,她在荷兰王国生活,又没

牵着我的手,你会看见上帝

陈育新这个世俗的人的眼光中很漂亮的女性朋友的名字我已经忘记十几年了,在我刚博士毕业时我曾试图想记起,但想不起全名,只记得这个女性朋友姓陈,好象有个新字,后来我在中国生活,她在荷兰王国生活,又没有信件、电话、E-MAIL联系,所以慢慢地她的名字越来越模糊,我写《主耶稣给的饼和鱼》这本书几篇文章后才想起她,想起她和我在一起的我清楚地意识到的上帝给我的一个神迹,当我想起那个神迹时,我想起了我对她说的话是:“牵着我的手,你会看见上帝。 ”当我想起这句话时,我立即记起了她的名字叫陈育新。

陈育新是中国南京市人,她大专毕业,和我在一起那时候她大约25、26岁,1米60高的个子,不胖不瘦,喜爱打扮,有着世俗的人的眼光中中国江南女子的古典美和现代美的结合,说话谦虚谨慎,不喜张狂。

我和陈育新的丈夫是在荷兰王国瓦赫宁根农业大学读书时的同学,陈育新在1994年从中国南京市去荷兰王国瓦赫宁根农业大学给她丈夫当陪读生,他丈夫把她介绍给了我。 陈育新在荷兰瓦赫宁根市既没有打工又没有读书,很清闲,因此她和她丈夫时常拜访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参加中国留学生们的聚会。

但是因为陈育新人长得按照世俗的人的眼光看很漂亮,又谦和,很遭留学在荷兰瓦赫宁根农业大学的中国女留学生及家属中女性的嫉妒。

当他们夫妇和大家在一起时,女的嫉妒陈育新,不怎么理睬她,却总是去找她丈夫讲话,想使她难过。

男的嫉妒陈育新的丈夫找了个世俗的人的眼中的漂亮老婆,总拿话去刺激她丈夫,并因为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酸的道理,男人们的言语行为对陈育新总带着蔑视。 只有我不嫉妒陈育新,我不但不嫉妒她,对于她的说话谦虚谨慎还十分喜欢。

对于她丈夫受男人们的恶意刺激也总是充满同情。

因此他们夫妇俩最爱拜访我,慢慢地陈育新和我成了好朋友。

陈育新对于我在荷兰瓦赫宁根农业大学管理学系的博士研究生办公室十分羡慕,她说要跟我去看看我的办公室,因为她丈夫是硕士研究生,没有办公室。 荷兰瓦赫宁根农业大学博士研究生是被当做教师对待的,所以博士研究生都有办公室。

我在和陈育新的接触中,因为喜欢她谦虚谨慎的为人,所以也总是满足她的要求,我打算带她去我办公室一次。

我们去我办公室那天天气晴朗,微风阵阵叫人心旷神怡。 吃过晚饭,我就带着来拜访我的陈育新从我住处出发去了我的办公室,一路上她不断地向我打听我的办公室的情况,比如都有些什么东西、办公室色调等等,我说:“你到了就知道了。

”到了我的办公室,陈育新很高兴,欢愉的心情溢于言表:她一会儿摸摸铁灰色的电脑,一会儿嗅嗅绿色的植物,对于我的办公室很喜欢,她一个劲地东看西瞧,东问西问,我们完全忘了时间。 我知道我们办公大楼为节约用电,每天晚上十点钟正整栋大楼会自动断电,即所有的用电设备在晚上十点正起都不工作。 所以当我在办公室无意中看到了手表上指针指向十点钟时,我赶快催促陈育新走。 我们慌慌张张直奔办公室门口,刚到办公室门口走廊处,办公室里的灯、办公室外走廊的灯、走廊尽头过厅的灯等一并自动全部熄灭。

黑暗顿时包裹了我们,没有一丝亮光。

陈育新在我身后吓得惊恐地叫起来。 我的手伸向身后,立即抓住了她的手,我说:“牵着我的手,你会看见上帝。

”我的话音刚落,走廊尽头过厅里照着电梯的灯突然亮了,电灯的光穿过走廊玻璃门也照亮了走廊,使我们看得清楚前面的路。 陈育新又惊叫起来,但不是恐惧,而是惊喜。 我牵着她的手,朝灯亮处走去。

走到电梯处,乘电梯下楼到一楼。

一楼处没有电灯,但有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不像我办公室那一层的过厅四围是墙壁,没月光,必须要灯。 趁着月光,我带她出了大楼,再带她回家。 回家的路上,月光笼罩着我们,陈育新和我并排走着,但她的脸一直向着我,她不停地惊喜地问我:“那灯为什么会亮?那灯为什么会亮?”声音中充满了惊喜。 我只是喜乐地听她说话,并不回答。 那晚以后我仍然继续上班读博士,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过了几天,陈育新又来拜访我。

那晚看见灯亮后她脸上的惊喜荡然无存,又恢复了她以前的一脸的忧愁。 见面就对我说:“我把那晚黑暗中突然为我们亮起一盏灯的事情对我碰见的每个人都讲,但他们全不信,说灯亮是巧合,哪有什么陈华杰说的上帝。

”“哦,她又忧愁了原来为这事。 ”我在心里想到,我问:“你怎么看?”她说:“我本来相信是上帝安排的,因为我亲眼看见、亲身经历。 但他们大家都说是巧合,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说完,她忧忧愁愁地离开我走了,又回到那一群嫉妒她的女人和蔑视她的男人中去了。

现在写这篇文章,我突然意识到:“那晚上帝不只是在黑暗中为我们亮了一盏灯,还为我们准备了一乘用灯光照着的下楼的电梯。 要知道平时大楼自动断电后我们都是走楼梯摸黑下楼的。

还好,楼梯处都有窗户,外面的月光可以照进来。

”我真想找到陈育新,找到那个忧忧愁愁地离开了我的陈育新,并告诉她:“那晚上帝不只是在黑暗中为我们亮了一盏灯,还为我们准备了一乘用灯光照着的下楼回家的电梯。

”现在,陈育新也许仍然生活在嫉妒她的女人和因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而仇恨她的男人中,我无法再帮她。

但我想起我最开始认耶稣是基督,是上帝天父的儿子,是上帝派来救我们的原因是祂在《圣经》中说:“爱你们的敌人,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

”这句话感动了我。

于是,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对陈育新说:“要爱你的敌人,为那逼迫你的祷告。

”我祈求上帝天父、主基督耶稣和圣灵保惠师三位一体的真神将我的心声转达给陈育新,希望她爱上帝爱世人,“爱你们的敌人,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 ”我想陈育新如果爱上帝天父、主基督耶稣和圣灵保惠师三位一体的真神,又爱人如己,持之以恒地做到:“爱你们的敌人,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 ”那么我也就放心了,因为她在地犹如在天了,那么她在那一群嫉妒她的女人和因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而仇恨她的男人中生活也不怕了。 与陈育新共勉!深深地感谢陈育新危急惊叫在黑暗中时上帝我父使我对她说:“牵着我的手,你会看见上帝!”本文由(梦幻文章网)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