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至尊神眼小说苏哲,许雅全章节目录阅读

本站2019-05-1532人围观
简介 至尊神眼主角是苏哲,许雅,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异能类佳作。 文章内容讲述了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苏光最终没挺过这一劫。 ...在医院只是躺了一个星期苏哲就被“请”出去,因为他

至尊神眼主角是苏哲,许雅,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异能类佳作。 文章内容讲述了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苏光最终没挺过这一劫。 ...在医院只是躺了一个星期苏哲就被“请”出去,因为他们付不去高昂的医药费,自然没道理霸占着病床。

苏哲身上有多处骨哲,左手和右脚伤得最重,导致行动不方便。

不幸中的大幸是其它部分没有伤得很严重。 就算不用在医院,在家里也可以养伤。

根据在医院一个星期遇到的怪事,苏哲发现大难不死他没有倒霉到家。 虽然最后让医生确诊断为角/膜受损失明,而不是视网膜脱落暂时的失明情况,不过眼睛居然能够时不时看到东西。 而且让他诧异的是在眼睛能够看见东西的时候,不单单仅是看与平时看到一样的东西,还能够透视。

不过这种透视能力不知是不是受角/膜受损的影响,每个小时会出现一次,每次持续的时间从一开始是一分钟,随着他身体各方面机能恢复,目前可以达到三分钟。 苏哲怀疑如果能够恢复视力,透视能力可以再加强。

这样想着,苏哲心里充满期待。 转而又想,按他的家境环境,想要等到合适的角/膜移植的情况,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小哲准备吃饭了。 ”嫂子夏珂的喊声让苏哲的思绪收回来,应了一声,搭着旁边的桌子小心的下床。

“小心一点。

”走进房间的夏珂看到苏哲自己下床,连忙小跑上前。

握着嫂子滑晳的手,苏哲低声说了句:“谢谢。

”这几天,每个小时透视能力出现,苏哲总有几分钟看到嫂子在他面前忙来忙去。

嫂子是个美人儿,见过的人都会承认。 虽然平时没有经过粉墨施妆,素颜朝天的模样,比很多浓妆粉墨的女人要好看得多。 一张瓜子脸配上水灵的丹凤眼,只要盯着看几眼,都会让人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

如果不知道实情的人觉得他堂哥苏光能够娶到嫂子是几世修来的福,知道实情的人绝不会那样说。

因为在结婚那天,在去迎娶嫂子的路上苏光出了车祸。 只是见过两次面的新娘子还没接回家,就人鬼殊途。

苏光去世后,夏珂虽然在真正意义是还没过门,却过来守寡。

夏珂是个苦命的人,算命的说她八字里伤宫、七杀属性过强,一辈子是克夫命。 这种命相的事情夏珂娘家的人开始并不相信,在夏珂达到许配的年纪,托媒人找了几户人家。 双方都见过面,彼此有好感,很快就张罗着准备挑个吉日办大事之事。 可没想到,前后两个都是那样,一个在提出婚讯的前一个月,突然犯病,撑了两个月后最终不治身亡;另外一个只是商量着婚事,还没有选日子,却因为救落水的学生最终人救起来,他却没再起来。

经过这两件事,大家开始相信夏珂是克夫命,一传十,十传百,接下来两年尽管夏珂长得很漂亮,让不少男人垂涎,却没人敢冒那个险。

苏光是农民的儿子,在讲究房子、车、三金一银哪一个都少不了的年代,按他的家境自然达不到这种要求。 在媒婆介绍夏珂让他见面,苏光是一眼就看上。 可是夏珂的事情他也知道,最后考虑很久,苏光决定冒险。 在苏光看来,如果能够娶进家门,说不定就娶一个美貌如花的新娘子回家。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苏光最终没挺过这一劫。 苏光出车祸后,夏珂对于嫁人的念头完全死心。 既然生不能共枕,死了后她也想尽下孝道帮苏光照顾他的家人。

苏哲从小跟着大伯生活,在很少的时候,父母双亡,是大伯可怜他才收留养大。 不过大娘是个犀利的人,到底不是己出,就算是侄子平时他有一点做错,不是罚不能吃饭就是一顿毒打。 堂哥出车祸去世后,大伯大娘白发人送黑发人,脾气变得更坏。 特别是大伯,受周围人话的影响,将罪全加在夏珂的身上。

如果喝了酒,连同苏哲也不能幸免。 每一次苏哲看到夏珂让大伯和大娘说着难听的话辱骂,苏哲听不下去会顶一句,然后两个人手中的棍子就从他身上落下来。

直到一年前,喝得醉醺醺的大伯回到家看到夏珂正在擦桌子,一时起了歹念,居然要对她施暴。 从外面回来的苏哲看到后,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从门角落里拿起一根扁担直接就往大伯后脑勺砸下去。 望着倒在地上血流不止昏过去的大伯,苏哲和夏珂慌了起来,最后从家里逃出来,没再回去过。

这一年来,叔嫂一直相依为命。 当时高考刚过,苏哲学习成绩也争气,考上东海大学。

在打听到大伯当时只是被他打昏,没出人命,苏哲就没再想过要回去。

在夏珂的掺扶下,苏哲坐到饭桌前闻到香味,流着口水说:“嫂子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夏珂在苏哲头上轻戳一下没好气的说:“就你嘴甜。

做了你最喜欢的葱花炒蛋、青椒土豆丝,你多吃一点。

”苏哲点点头,摸着右手边的筷子,尝试着伸过去夹菜。

夏珂望着苏哲没有一点精神的眼睛,心里又难过起来,如果当日不是因为她,他们就不用逃出来,或许苏哲就不会遭受这样的罪。

觉察到夏珂的情绪不对,苏哲轻声说:“嫂子,不用担心,只是暂时看不见。

等手和脚复元后,到时我说不定还是可以像之前那样过正常的生活。 ”夏珂收住准备从眼眶里掉下来的泪水,吸了下鼻子让自己露出笑容:“对,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

来,嫂子给你夹了你喜欢的葱花炒蛋,你今晚多吃点。 ”吃过饭,苏哲在夏珂的帮忙下坐到一边。 而在这时,眼前突然一亮,每天最让苏哲期待的几分钟时间来了。 今天夏珂穿的是一件带着卡通图片的黑色T恤,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

下半身是条牛仔裤,虽然洗过很多遍后颜色变得发白,却很干净。 避免让嫂子发现他可以看见,苏哲挪转身体。 没注意到旁边的一张桌子,碰到骨折的脚,痛得他直咬紧牙关。

夏珂听到声音,又看到苏哲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连忙走过去:“怎么了,是不是撞脚了?”苏哲咬着牙吸了一口冷气连连咬头。 “先将脚放平,我看看有没有将夹板弄松了。 ”夏珂小心翼翼的示意苏哲腿伸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