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海南作家协会,海南作家网

本站2019-08-26200人围观
简介 愈来愈轻,厕身于错觉般的黑暗中:它需要书页合拢,以便找到故事被迫停下来的感觉。 书脊锋利,微妙的力压入脉络,以此,它从心底把某些隐秘的声音,运抵身体那线性、不规则的边缘。 “没有黑

	海南作家协会,海南作家网

愈来愈轻,厕身于错觉般的黑暗中:它需要书页合拢,以便找到故事被迫停下来的感觉。

书脊锋利,微妙的力压入脉络,以此,它从心底把某些隐秘的声音,运抵身体那线性、不规则的边缘。

“没有黑暗不知道的东西,包括从内部省察的真实性。 ”它愈来愈干燥,某种固执的快感在要求被赋予形体(类似一个迷宫的衍生品)。 有时,黑暗太多,太放纵,像某人难以概括的一生……它并不担心,因为,浩大虽无止息,唯一的漩涡却正在它心中。

它把细长的柄伸向身体之外那巨大的空缺:它仍能触及过去,并干预到早已置身事外的呼啸和伤痛。

“岁月并不平衡,你能为那逝去的做点什么?”许多东西在周围旋转:悬念、大笑、自认为真理的某个讲述……偶尔,受到相邻章节的牵带,一阵气流拂过,但那已不是风,只是某种寻求栖息的无名之物。 “要到很久以后,你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其中,所有光都难以开启的秘密。 ”有次某人翻书,光芒像一头刺目的巨兽,突然探身进来,但失控的激情不会再弄乱什么,借助猎食者凶猛的嗅觉和喘息,它发现,与黑暗相比,灼亮是轻率、短暂的,属于可以用安静来结束的幻象。 “适用于一生的,必然有悖于某个偶然的事件……”当书页再次打开,黑暗与光明再次猝然交汇,它仍是突兀的,粗糙与光滑的两面仍可以分别讲述……——熟谙沉默的本质,像一座纸质博物馆里最后的事,它依赖所有失败的经验活下来,心中残存的片段,在连缀生活的片面性,以及某个存在、却始终无法被讲述的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