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只是念叨一些名字,勾起许多回忆

本站2019-07-12190人围观
简介 上周末,跟几个老家伙小范围的组了一局。 老家伙的意思不是单指ID的年头够老,而是他们的岁数够大。 5个人加起来,直接冲破200岁大关。 除了推杯换盏之后就是感慨岁月这

只是念叨一些名字,勾起许多回忆

  上周末,跟几个老家伙小范围的组了一局。

老家伙的意思不是单指ID的年头够老,而是他们的岁数够大。 5个人加起来,直接冲破200岁大关。

  除了推杯换盏之后就是感慨岁月这把杀猪刀,老了容颜,碎了思念,丢了梦想,葬了曾经。

  酒过三巡,那些曾经的名字被大家竹筒倒豆子般往出吐着。

这个事件,那个事件,兹要能想得起来的名字,说了一溜够。

五哥感概了一句,京版再也回不到09年的辉煌了。   对啊,那是天涯十周年。

如今连十五周年都过去了,不胜唏嘘。

除了凌乱的头发,岁月的皱纹,仅剩的那些念想也被时间给操磨了。   记得的事情太多太多,虽然不能一一列举,但是历历在目。

  九姑那个疯女人,谁也别招惹她,她那不是嘴,是脏话百科辞典。   回马刀带着他的一票刀鞘驰骋,对了,刀哥,答应我的烟斗呢?  小饱那个死胖子依旧胖着,但是却没有了当年的风骚。   遗憾的是09年十周年最后的那一首光阴的故事,没能和五哥和大米唱起。   筋道的搅水也不再筋道,重新干起了老本行。

  黄哥的主ID再也不曾出现,有的只是那漂亮的脑门儿。   老撩闲的张78哪里去了,甚至当初骂他都是一种快乐。

更不知道是他喜欢被虐还是心胸宽阔。

  大楼这个骚老爷们,早已婚后消失,失去了当年和大米在胡同激吻的冲动。   瓶子依然各种飞着,但是那些相片越来越少了。   名字太多,没办法一一列举,那些吵过架拌过嘴斗过气骂过街的男男女女,其实,回想起来,甭管好的坏的,都是那个年代的经历。 没什么好与坏,何必去计较得与失。 谁也没活不起的死了,谁也没好的一塌糊涂。 兹要活的有点滋味,日子,那就等于没白过。 当然,不否认,一定会有活了这么多年依旧还是当初的操性,等于白活。 这个简单,咱不跟丫一般见识。

向好的看齐。   这么多年,大家多少都会有些许的变化。

我也在变化,至少我在秉承着:见贤思齐,见不贤抽丫挺的。   那天酒局快结束的时候我跟五哥说了一句:要不,我回头码点字儿,试试,看看能否再攒一局,那些熟悉的名字能否再凑到一起。 五哥,黄哥,大雄,米星等同志都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但是,提议只是提议,谁知道谁还在,谁不在。 谁在留念这里,谁早已经忘记。

但是没关系,甭管多了少了,老的少的,让我们试试。

  别等菜儿了,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