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第四百七十一章 打败我,还是干掉我?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28人围观
简介 环宇大厦顶楼,宽敞的董事长办公室。 司徒香坐在自己的皮椅上,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件,在她的面前,堆积着厚厚的一叠资料。 “小姐,秦阳出生在京城,父亲秦华,从事外贸工作,常年在国外出差,

第四百七十一章 打败我,还是干掉我?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环宇大厦顶楼,宽敞的董事长办公室。 司徒香坐在自己的皮椅上,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件,在她的面前,堆积着厚厚的一叠资料。 “小姐,秦阳出生在京城,父亲秦华,从事外贸工作,常年在国外出差,母亲罗诗茜,拥有一家小型化妆品公司,资产估计八千万左右……”司徒香扫过秦阳的履历,皱起了眉头:“这几年他的履历为何是空白的,去了国外,做了什么?”中年女人叫梅恬,是环宇星智囊团的负责人,也是当初司徒香父亲的特别助理,闻言回答道:“这个调查不出来,只知道他出了国,然后就不见踪影,最后再出现,便进了中海大学读书。 ”司徒香的眼睛眯了起来:“调查不出来?”司徒香自己也出国呆了两年,这两年里,除开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电话号码,她基本就与世隔绝了,除开仅有的几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在做着什么。

秦阳的这段经历,和自己的这段经历,岂不是非常的像?司徒香放下手里的资料,重新拿起了下一叠资料。 这厚厚的一叠资料,并不是单单只有秦阳个人的资料,还有秦阳的亲人,朋友的相关资料,每一份都颇为详细,这非常符合司徒香的原则,那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道的越多,可选择的路就越多,距离成功就越近。 梅恬就这么安静的站在旁边,恭敬的站立着,静静的等候着司徒香的指令。 司徒香对商业或许并不精通,但是她身上有着一种魄力,不管什么事情,她总是能很快的做出取舍或者决定,然后坚决的实行下去,快刀斩乱麻的风格,让整个环宇集团都从上而下的适应着和灌输着这种风格。

或许别的商人每做一个决定,都要考虑是否损害利益,是否合适,应该什么时候去做,但是司徒香从来就没有这个困扰,她想做的事情,马上就会做,而且是不计后果。

曾经司徒香想要推行一个计划,但是一个公司元老,仗着自己资格老,对司徒香的计划指手画脚,还让下面的人阴奉阳违,阻碍司徒香的决策。

司徒香什么都没说,直接动用董事长的特权,将这个公司元老以及他这一系的人全部给踢出了公司,这样的行为造成了公司一个很大投资的项目几乎彻底崩溃,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面对巨额损失,司徒香眼睛都没眨一下,空缺的岗位重新招聘人,违约的地方司徒香干净利落的赔钱,原本仗着自己在公司根基雄厚的公司元老等一行人直接清扫出门,这还不止,司徒香还对这个公司元老进行了清算,搞得这个大佬差点家破人散。

冷酷!无情!果断!自此以后,环宇集团再没人敢反抗司徒香的任何决策,提建议可以,司徒香也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却还喜欢独断独行那种人,她会将这些建议丢给环宇星智囊团讨论,但是一旦司徒香做出了决定,那所有人就必须无条件的执行,哪怕是环宇星智囊团也必须听从。 若非如此,否则,我花钱雇佣你干什么?这便是司徒香的为人方式。 简单粗暴,干净利落,如同一位江湖人。 这或许和司徒香的人生经历有关,她不差钱,甚至她不在乎钱,哪怕没有环宇集团,她也会过得很好,她有这个本事,所以她不会为了钱而去委屈自己。

就在司徒香正在静静的看资料时,她桌面的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的助理声音响起。

“董事长,有个叫秦阳的人,想见你。 ”司徒香陡然抬起了头,冷肃的面容上忍不住流露出两分惊讶,自己还在看秦阳的资料呢,他竟然就找上门来了?梅恬在旁边也露出震惊的神色,忍不住说道:“小姐,难道他知道我们在调查他?”司徒香放下手里的资料,微微后靠,冷然道:“知道又如何,再说,对方也不是什么普通人,知道也挺正常的……让他进来。

”很快,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司徒香的助理带着秦阳走了进来。

秦阳脸上带着几分浅浅的笑容,眼光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梅恬,便专注的落在了司徒香的脸上。

秦阳走到司徒香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也不等司徒香打招呼,自己干脆的坐了下来,眼睛就这么盯着司徒香。 司徒香没说话,冷冷的回望着秦阳。 秦阳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嘴角甚至有着两分微微上翘,也不说话,就这么慢悠悠的打量着司徒香。 两个人就这么如同斗鸡一般的看着对方,空气中都弥漫着几分诡异的气息。 梅恬站在旁边,看着面前这一幕,脸上也浮现出几分奇特的表情。 好半晌,终究还是司徒香沉不住气了,冷哼道:“如果你来这里,就是准备这么看看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秦阳呵呵一笑,眼光扫过司徒香面前的桌面,看着那厚厚的一叠,眼光陡然微微一停,自己的照片赫然正在那文件里露出一角。 秦阳嘴角又翘起了两分:“啧啧,你这是不打没把握的仗啊,都是我的资料啊,这么多,我可不记得我有那么多可写的啊,难道连我亲朋好友都资料都给弄齐了,正在研究我,找寻我的缺点或者弱点?”司徒香并不在乎桌面上的东西被秦阳发现,所以她刚才根本就没收拾。 听到秦阳那带着明显调侃的话,司徒香脸色冷冷的说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秦阳摇摇头,笑道:“你准备怎么个胜利法?是打败我,还是干掉我?”旁边站着的梅恬面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司徒香。

司徒香神色不变,淡淡然的说道:“时间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我现在说什么,并不重要。

”秦阳呵呵一笑,语句轻松的说道:“你是不是平时也都这么严肃冷冽啊,长得这么漂亮,拉着个脸,好像别人借了你的米还了你的糠一样,这是我们第一次碰面吧,难道就不能开开心心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