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豪门腹黑前妻]林先生沈伊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本站2019-07-0796人围观
简介 精彩章节试读:她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和他重逢,“顾少!”她低头唤了一句。 她不想他将她认出来,于是极力埋头。 “哦沈伊”男子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三年前他因气恼沈伊嫁给陆轩而

[豪门腹黑前妻]林先生沈伊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精彩章节试读:她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和他重逢,“顾少!”她低头唤了一句。

她不想他将她认出来,于是极力埋头。 “哦沈伊”男子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三年前他因气恼沈伊嫁给陆轩而出国,听到她离了婚又匆匆从国外回来。

没想到,沈伊你居然!“这位是”林先生率先打破这份尴尬。

“我是顾氏集团二少爷,你是”没等沈伊介绍他就自顾自介绍起来自己,说完眼角不屑的上挑一下。

“我姓林,刚来贵地,多多照顾!”顾辰只在他那里停留了一秒,而后又盯着沈伊。 这女人完全不像他听到的那样,弃妇那明艳动人的脸上哪有弃妇的影子顾辰心中一声冷哼,沈伊你怎么这么廉价陆轩不要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爬上其他男人的床想到这里,他又自嘲了自己的痴情。

三年前自己百般劝阻,苦苦哀求可是沈伊依然嫁给陆轩,自己独自在法国生活三年,好不容易忘记沈伊,而听说她被陆轩扫地出门时,他再也坐不住了!饶是自己如此深情,如今却......“沈伊,你变了。

”他丢下这句话就跑了。

沈伊知道自己当初伤透了顾辰的心,而如今弃妇的身份更让她难以在昔日好友前抬起头来,她甚至不敢再叫他的名字。

顾辰!有意思!他半眯着眼打量着沈伊,这个女人是在愧疚那个男人和她又是什么关系沈伊!你比表面看上去更为有趣豪门弃妇阔少暧昧太有意思了!“走吧。 ”沈伊声音略略有些沙哑。 回到林家,她发现客厅里有一个熟悉的小小身影,“姐姐!”弟弟向她飞奔过来,“你今天好漂亮啊!”她摸了摸弟弟的头,难得的放松了下来。 林先生见状也没打扰二人,只是吩咐管家将二人住处安排好。

就上楼处理公务了。 弟弟躺在大床上有些睡不着,轻轻的摸了摸质地良好的被单。

“姐姐,我们以后都住这里吗”他歪着小脑袋问道。 “嗯!”听到姐姐肯定的回复,他终于安然睡去。

看着弟弟因美梦而上扬的嘴角,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在受委屈了!姐姐一定保护好你!她在书房里整理着林先生的资料,很多且复杂。

林先生看她不太擅长,就让她去整理画室。 随着管家穿过曲曲折折的长廊,一处中式古典建筑出现在她的面前。 雕栏画柱美轮美奂。

推开门,眼前的画作让她热血翻涌。 这是各大名家的画作啊!很多已是绝迹。

而那副唐寅的真迹让她又一次感叹,这个男人不仅仅是品味不错,而是太不错!他仿佛一个艺术家!而他的指尖又触摸过多少稀有的名画他的眼里又阅览过多少风格的大师作品相比他,很多名画她仅仅在书上有幸见过。

如果不是管家告诉他,这女人见到他的画室如获珍宝一样,他难以相信那么骄横的她居然会有艺术天赋。 这女人带给他的惊喜越来越出乎他的意料啊!他很期待她今晚的表现!傍晚,林先生特意换了一套黑色的西服,藏蓝色的领结微微闪着细碎的光,原来镶嵌着细碎的钻石。

他的黑色短发微微卷过,服帖的在他的额头。

一对剑眉被打理的十分规整,而那双似乎能勾人魂魄的双眼配上摄人心神的邪魅笑容。 这种少见的人间绝色,怕是勾勾手指就有大把女人前来吧。

他看见她望着他出了神,眼角的笑意又多了几分,而他眼里复杂的情愫似乎连他自己也未察觉。

又是赔笑的应酬!她心里虽然千万个不愿,为了弟弟却不得不为他搭上以前的人脉。

她在一旁为他介绍着本市的集团和所有的裙带关系。 他在一旁听着却暗自佩服女人巧妙缜密的心思,看来她也不是传言中那个为爱情要死要活的草包嘛!陆轩注意到了这位新起的神秘先生,正欲与他打招呼时,走进却看到了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

是她!“林先生是吧鄙人陆轩,敢问这位是”陆轩端着酒杯满脸的赔笑,灰色西装衬得他温文儒雅,金丝眼镜更让他多了几分书生气。 斯文败类!当初就是这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让她抛弃一切和他在一起。 而最后她又得到什么这个豺狼一般的男人硬生生吞下了所有的财产,将她净身出户!面对陆轩的明知故问,林先生大大方方的说“这是我的女伴,沈小姐。

”“林先生初来乍到,消息有些封闭吧!这是我陆某人不要的破鞋!林先生还是不要失了身份的好。 ”陆轩面露鄙夷,有些轻蔑的说。

“想不到陆先生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啊!听闻陆先生文质彬彬是个大慈善家,想不到还是传言不可信啊!”林先生语气平淡但其中却夹杂着对陆轩的讽刺。 他拉着沈伊的手又紧了紧,从外人看来这位林先生倒是对沈伊百般照顾,宠爱有加。 相比陆轩的出言不逊,林先生才更像一位高贵的绅士。 她望向这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如此维护她心中难免有些感动。

而他曾经掏心掏肺对待的男人又是如何的对她沈伊又向林先生身边靠了靠,看着二人如此亲密,陆轩不由得怒火中烧,他不明白沈伊这个弃妇什么时候又傍上了别的男人而看她穿着价格不菲这位林先生又如此维护她。 沈伊!好手段啊!既然你这么饥渴,那不如......想到这里陆轩眼里泛起毒蛇般的光。

宴会人很多,她和林先生应酬完一波又一波的人,谁也没注意到角落里陆轩和一个服务生打扮的人密谋着什么,不时地瞟向沈伊。

她有些渴了,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果汁,刚喝下却觉得有些胸口闷而脸却越发烫了,跟林先生说了原因后就独自到后院散步。

夏天的夜晚带着蝉鸣,花香浮动。 而她此刻觉得无比燥热,她挠了挠白皙的脖颈。

“好热!”她意识渐渐迷糊,她晕了过去,而黑暗里一双手却正好接住了她,那双手的主人在黑夜里挂着得逞的笑。

今晚,似乎有好戏上演!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