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至尊神眼苏哲,许雅小说

本站2019-05-15140人围观
简介 至尊神眼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异能类佳作。 主角是苏哲,许雅的文章内容讲述了护士在女人脸上淡淡的看一眼说:“正在急救,你是伤者家属?那先过来缴下费。 ”医院每天病人、伤者不知

至尊神眼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异能类佳作。

主角是苏哲,许雅的文章内容讲述了护士在女人脸上淡淡的看一眼说:“正在急救,你是伤者家属?那先过来缴下费。 ”医院每天病人、伤者不知有多少,重病的,救不回来的,每隔一两天就会有一例。 有时甚至连续几天会出现重病转危,最终救不回来。

...傍晚的河堤上,距离闹市很远,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回去做饭或者吃饭,周围没有一个人。

而在河堤上面,三个人身穿黑色短袖魁梧大汉正对着一个少年不停的挥拳。

那名少年被打得鼻青眼肿,头上,脸上、鼻子上、嘴唇上,不停的流出鲜血,可是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擦拭。 不停的试图逃跑,没跑出几步,就让三个大汉给揪回来继续一顿毒打。 在旁边有一辆白色的卡宴CayenneTurboS停在那里。 一对男女站在车头边上,身体将一个车头灯给遮住。 女的倚偎在男的身上,对前面的情况好像没看见。

男的手里夹着一支烟,胸前敞开的碎花格子衬衫露出一条拇指粗的金项链。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不是那条金项链,而是那个有两指大的鹅卵石般的钻石吊坠。 在夕阳的余晖中,泛着刺眼的光芒。

男的一只脚踩在价值不菲车子前面的安全杠,抖着手指挥着那三个大汉:“给我狠狠的打!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跟老子抢女人,死字都不知怎么写。

”三个大汉听到命令,下手再次加重。 倚偎在男的那个女的,目光往血肉模糊的少年脸上看一眼,有点不忍,往男的身上蹭了下说:“霸哥,你看是不是算了,再打下去,可能要出人命了......”被叫做霸哥的人捏着女的光滑下巴,眉头微微往上扬了扬有点不满的说:“你是不是心软这小子了?”女的感觉到下巴有点吃疼,不过还是连忙的摇头:“霸哥你不要误会,我对他一点意思都没。 在学校里,只是看他挺好玩的就故意逗下他,没想到他真当真了。 ”霸哥吐了一口唾沫冷声说:“马小跳,你要记得你的身份。 我能够玩你,是因为看得起你。

如果你觉得跟苏哲这样的人是表现真爱,我不阻拦你。 不过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一概不负责任。

”女的不再说话,眼睛瞥了眼被打得神质不清的少年,最后将头埋进男的怀里,没再去理会前面的事情。

少年听到那个女刚才说的那句话,在被一名大汉一拳打中鼻梁往后倒退几步跌坐到地上。 片刻后,少年站起来,不过这次他没有选择逃生,而是拼了最后一口气往站在车头前面那一对男女的面前冲过去。 然而他最终没能够靠近,在距离还有五米的距离,一名大汉一个横臂,少年被震得后退几步。

由于是在河堤上面,少年脚步没站稳,整个人就往右边有十米高的斜坡滚下去。

在伤势这么重的情况下,少年从这么高滚下去,必定是活不了。

那男的望下面看了一眼,底下是一片树木,少年的身影看不见。

本来想教训一下,突然弄出人命,男的也有点害怕。

将手中的烟丢到河里,催促其他人赶快离开。 女的神情呆滞片刻,知道可能发生命案,颤抖着坐上车。

在车子往前行驶时,女的往下面望了眼,目光氤氲:“苏哲,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快快让开!”一名护士在前方开路,几个医院的救护人员推着车快速的往急救室那边过去。

在医院里排队看病的人群连忙散开,在看到躺在上面全身鲜血的急救着,纷纷感到触目惊心。

在急救室的大门关上,亮起红灯,一个穿着很普通碎花布子的女人脸色苍白的冲进医院。

她在大堂上焦急的看了几眼,然后拉住一名护士问道:“医生,刚才送过来的急救伤者现在情况怎样?”护士在女人脸上淡淡的看一眼说:“正在急救,你是伤者家属?那先过来缴下费。

”医院每天病人、伤者不知有多少,重病的,救不回来的,每隔一两天就会有一例。 有时甚至连续几天会出现重病转危,最终救不回来。 死者已矣,但是医院要经营,不可能人救不回来,这费用就不结。 女人这时候担心伤者的情况,顾不得护士在这种时候提交钱的事情,连忙跟过去缴了费,然后站在手术室前面心急如焚的走来走去。 “怎么会这样子,小哲你千万不能有事,不然我日后怎么到下面跟你爸妈交代。 ”女人掩面哭了起来,低泣无声的悲伤,最让人觉得心痛。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红灯暗下来门被拉开。 女人连忙上前问:“医生,情况怎样?”一名医生解开口罩着说:“已经渡过危险期,不过身上出现多处骨折,而且脑部受到重创,有没有后遗症要等伤者醒过来检查过才知道。 ”女人松了口气,连连点头:“医生谢谢你,谢谢你......。

”从手术室转到重伤看护病房,女人坐在病床前,看着用绑带包裹得密实的伤者,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 苏哲醒过来,眼前一片漆黑。

身体动了下,传来巨大的痛楚。

“啊——”全身的伤,让苏哲忍不住叫一声。 “小哲,你快躺着别动,你身上有伤。

”这是堂嫂夏珂的声音。 “嫂子,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在哪里,屋子里没开灯吗?”夏珂正在倒汤,听了苏哲的话愣了下,手一愰,汤溅落到桌子上面。

堂嫂突然不说话,苏哲听到有声音,想了下急忙问:“嫂子,我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夏珂将保温瓶放下,忙安抚着苏哲的情绪:“小哲你先不要慌,我去叫医生。

”听到嫂子脚步走动,苏哲躺在床上回忆起一些事情。 他记得在从河堤上面掉下去时伤势已经很重,在昏迷之前,他好像看到一只眼睛发出亮光的动物从他面前经过,之后的事情再也记不起来。 嫂子出去一会,有几个脚步声进来,然后感觉一双手在他眼皮上翻了几下,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耳中:“这种情况应该是从河堤上失足掉下来撞到脑子,导致视网膜脱落。

”苏哲心里沉下去,忙问:“医生,那我会不会以后都变成瞎子?”“你这种情况不好说,视网膜脱落本身是可大可小。 但由于你是在高空中掉下去,伤到眼睛内部的角/膜,情况稍微严重一点。

”沉吟一会,医生又接着说道,“如果是简单的视网膜脱落,医治会比较容易。

要是角/瞙受损,估计得做角/膜移植手术,这个就比较复杂一点。 ”医生离开后,苏哲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原本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庆幸的事情,现在想一想,若是他永远失明,对嫂子来说却是永远的负担。

夏珂见苏哲不说话,安慰他:“小哲,你不用担心。

医生刚才不是说了,可能视网膜脱复明的机会很大。 你现在不要想太多,最主要的是先养好伤。 ”乐观一点是这样说,可要是后者的话,角/膜受损,真有合适的角/膜的话,哪会轻易轮到他?先别说高昂的手术费,恐怕现在的医药费就是嫂子拿出所有积蓄才免费缴齐的。

“嫂子,你不用担心。 刚捡回一条命,只是失明而已,我不会想不开的。 ”苏哲心里苦涩的笑了笑,不想让嫂子发现他此时内心的情绪,摸了摸肚子转移话题,“嫂子,是不是带了汤过来,我肚子饿死了......”话没说完,苏哲眼前突然一亮,看到嫂子正在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眼睛有些红肿,估计是哭得过多的缘故。 苏哲满脸惊讶,问道:“嫂子,你今天是不是穿着那件浅蓝色的衬衫?”夏珂正在盛汤,听了苏哲的话怔了下突然兴奋起来,连忙将碗放下去问:“小哲你能看到了?”看到苏哲摇摇头,夏珂脸上的兴奋突然消失得荡漾无存。

苏哲感觉到嫂子情绪的转变,笑了笑说:“嫂子不是说最喜欢这件衣服嘛,所以我就猜一下。 而且我觉得嫂子穿这件衣服的确很好看,简直比电视上那些大明星还漂亮得多了。 ”夏珂脸红起来,没好气的说:“嫂子都担心死了,你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看着躺在床上的苏哲,夏珂暗暗做出决定,不管要花多少钱也要将他的眼睛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