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诗歌

第五百零六回 莲花宝典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25人围观
简介 楚天舒慢慢地踱起步来,尘封百年的旧事随着他缓慢而略带沉痛的语调,展现在了天狼的面前:“因为时间紧促,二人各记了半部莲花宝典,祖峰记的是上半部的心法,林子奇记的下半部的招式,记完之后,两人把袈裟

第五百零六回 莲花宝典沧狼行最新章节

楚天舒慢慢地踱起步来,尘封百年的旧事随着他缓慢而略带沉痛的语调,展现在了天狼的面前:“因为时间紧促,二人各记了半部莲花宝典,祖峰记的是上半部的心法,林子奇记的下半部的招式,记完之后,两人把袈裟付之一炬,第二天匆匆离寺。

”“祖峰和林子奇回到华山之后,把二人各自记得的心法和招式默下了下来,加以映证,由于祖峰本身的内功修为较高,而林子奇以剑术见长,所以写下各自记得的招式后,互相一比,总觉得自己这些才是真本,而对方是故意默写了假心法招式,来糊弄自己,于是本来亲如兄弟的二人也开始生出嫌隙。

”“另一方面,南少林的色空大师在弥留之际,又想起了自己的那个莲花宝典,于是命自己的弟子了尘和尚去藏经阁把袈裟取了回来,却发现袈裟已经被人盗走,他一下子意识到这是祖峰和林子奇所为,便遗命色空去华山,向祖峰和林子奇二人要回这莲花宝典。

”“祖林二人这时候已经为了莲花宝典的事势成水火,由于两人都不知道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秘密,祖峰练内功毫无进展,反而有走火入魔的趋势,而林子奇没有内功的支持,只靠招式,根本发挥不出莲花宝典速度惊人的优势,威力还不如普通的华山剑法,于是二人都以为对方是故意藏私,反目成仇,连二人各自的弟子也都分成了两派,这便是我们华山派百多年来剑宗和气宗分裂的开始。

”天狼早就听说华山派因为剑气二宗分家,而在百多年来几乎一蹶不振,人丁凋零,叹了口气:“想不到华山派几百年的名门,竟然为了一部武功闹成这样。

”楚天舒沉痛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时候了尘和尚来到了华山,祖峰和林子奇两位祖师便一起与其探讨起这莲花宝典的武功来。

由于原本的袈裟已经被二人烧毁,所以了尘和尚装着知道全文,听着二人口述武功,竟然强行把这武功给记了下来。

然后随便敷衍了两人几句,便匆匆离开,甚至也没提要二人还还武功之事。

”“这了尘和尚下山之后,没有回南少林,而是把这莲花宝典给默写了下来,他号称南少林几百年来武学第一奇才,有过目不忘之能,看到此顶尖武功后,更是爱不释手,几番犹豫之后。 终于还是挡不住诱惑,挥刀自宫了。

”“从此了尘和尚改名展霸图,还了俗,在老家福建开起了一座福远镖局,靠着他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法武功。

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而中原各地的绿林高手,伤在他剑下的不知凡几,二十年不到,福远镖局的名号就传遍了整个江湖,仇人无数,朋友却几乎是一个都没有。 ”天狼微微一愣:“此人既然有如此高绝的武功。

又怎么会没有朋友呢?”楚天舒摇了摇头:“展霸图自宫之后,性情大变,可能他也自惭形秽,不愿意与人深交,性情变得乖戾偏激,对于劫他镖局的绿林山寨。 下手狠辣,几乎从不留活口,二十年下来结怨黑道高手无数,只是慑于他的盖世武功,无人敢在他活着的时候报仇。

”“另一方面。 白道的青年剑士们也不断地有人向展霸图挑战,毕竟他闯出了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头,击败了他,哪怕是在他手下多走几个回合,都可以名扬天下。

所以展霸图后来每天做的最多的事,不是押镖,而是应付一拨拨剑客们上门的挑战,由于他的武功不传弟子,所以这种事情都是亲历亲为。

”“青城派的木天道人,号称青城派立派数百年来的第一剑术高手,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名震西川,被誉为川中第一剑客,其人年少轻狂,目空一切,不甘心自己只是川中第一剑客,而在其剑法大成之后,选择了向展霸图挑战。 ”“结果木天道人在展霸图狂风暴雨般的莲花宝典下,根本无还手之力,苦撑百招之后,被一剑削去了道髻,由于其在挑战时志在必得,天下有上千名成名剑客目睹了此战,木天道人也因此颜面尽失,回青城派后不到三年,竟然把自己给活活气死了,临死前留下遗命,要青城派的徒子徒孙们想办法能取得展霸图的剑谱,加以练习和破解,最后把青城派的剑法发扬光大。

”天狼不屑地歪了歪嘴:“比剑落败,应该想办法苦练武功以后找对方的后人赢回来,这才是武者光明正大的复仇之举,哪能输给人家剑法后,就想着偷人剑谱呢?这木天道人如此心胸,难怪会给活活气死。

”楚天舒点了点头:“青城派门风一向如此,所以即使是正道门派,也往往对其敬而远之,有时候要故意留给人家一点面子,明明能赢,却要保个平手,以免让他们折了面子记恨自己,因为我们白道门派行事,不象黑道绿林那样出手狠毒,赶尽杀绝,没有门派可以永远强大,所以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啊。 ”天狼哈哈一笑:“前辈这话精髓了,想必后来福远镖局被青城派灭门之事,也是因为这个吧。 那展霸图既然已经自宫,又哪来的后人呢?”楚天舒说道:“展霸图为了掩盖自己自宫的事实,贴了假胡须,又娶了妻子,还收养了一个孤儿作为自己的儿子,当然,对外只说是自己正妻所生,这个秘密一直保持到了几年前,由于展霸图武功盖世,又把自己的莲花宝典改名为天蚕剑法,名扬于世,即使是他死后几十年,黑白两道的仇家都不敢向其后人寻仇,福远镖局只靠着展霸图的旗号,就吃了几十年的老本。

”天狼长叹一声:“可是到了展慕白这一代时,还是给戳穿了,自己也是惨遭灭门之祸。 前辈,华山派分为剑气二宗,甚至后来因此而火并,也是因为这天蚕剑法而起的吧。

”楚天舒的眼神变得黯淡下来,他的嘴角抽了抽,声音变得低沉:“是的,祖峰和林子奇二位没有从展霸图那里得到什么启示,十年之后,展霸图在江湖上声名鹊起之后,他们也曾秘密向展霸图挑战过,但合二人之力,仍然无法胜过展霸图,他们明明知道展霸图所用的招式就是莲花宝典,但就是无法跟上对手的速度,若非二人功力高绝,又难得地使出了华山派的两仪刀法合作了一次,只怕也会象木天道人一样,落败而回了。

”“勉强打了一个平手后,两人回到华山后又大吵一场,怀疑是对方故意藏私,一气之下干脆各自分宗立派,这也是我华山派分裂的开始。

双方都自认只有自己才是华山武学的正宗,视对方为异端邪说,直到三十多年前,剑气两宗大战一场,气宗几乎把剑宗的弟子赶尽杀绝,才算真的分出了胜负,而我华山派也从此元气大伤,人丁单薄,即使经过了我多年的苦心经营,也未能恢复元气。

”天狼摇了摇头:“真的是太可惜了,那本莲花宝典真的是害人之物,非但没有把华山派发扬光大,反而害了华山百余年。

楚前辈,你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楚天舒苦笑道:“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此,而在于剑气分宗之时,我华山派得罪了一个绝对不能得罪的人,此人也成了我华山派永远的恶梦,落月峡一战,我华山派几乎尽数灭亡,就是拜此人所赐。 ”。